币圈七宗罪:“现在跟她说话,好像妨碍她赚钱一样”
相关评论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8-02-18 10:02


币圈七宗罪


作者∣启明

编辑∣强强

站在时代之巅,回望这段历史,你将会发现:这是一个疯狂的时代,有人拿着PPT,靠路演、电话、微信群就能ICO几个亿……

这是一段神奇的历史,现实财富和虚拟货币交织碰撞,7X24小时全年无休止地涨跌,刺激着每一个人贪婪的欲望。这也是一个病态的世界,生意就是生意,没有道德可言,更无责任可追,法律并不能保证你全身而退。

时至当下,我们不禁反问:区块链究竟是发财致富的不二信条?还是庞氏骗局式的泡沫?

最近几个月以来,锌财经通过百十来个采访,数十次圈内小聚,终于看清了其中内幕。即便最初大家只是聊链、聊技术、聊未来,到最后,所有人谈论的焦点,都是虚拟货币所创造的财富神话。

好似电影《七宗罪》,人性的复杂和丑恶,在区块链所创造的历史舞台上,显露无疑。

以至于最终,我们不得不采用匿名的形式将这一切展现出来。

马克·吐温说:“让你陷入困境的不是未知的世界,而是你坚信的事,并非如你所想。” 

01 傲慢:先进场先赚钱,高人一等的优越感

“你现在没有资格和我聊区块链,你最好先把最基础的几本书看完。”老F描述他几周前向一位朋友电话咨询区块链的场景。虽然人家称自己一声老哥,并列出了一串书单,其中第一本就是张建的《区块链:定义未来金融与经济新格局》,但他不免觉得自己有些沮丧和无知。

“草鸡变凤凰”,在短短5分钟内,这个词被老F用了不下十次,用来描述那些当初比自己更落魄,如今却一夜暴富的前互联网创业者,或者准确点儿应该称之为“币圈资深大咖”。

在这个过程中,他一次又一次地感叹着自己的无奈。

老F十几年前从川渝来到北京,赚过钱也赔过钱,膨胀过也失落过,最风光的时候还上过央视,曾经一度回到家乡,更是被视为来自城里的上等人。

后生晚辈弯道超车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但随着财富增长所拉开的阶层差距,隔着电话听对方略带轻蔑的语气,心里终归是会不好受的。

隔着屏幕和网络如果还可以掩饰,面对面的交流,就像被手术刀一刀一刀划在脸上,对着反光的镜面,你甚至还可以看见自己流血的伤口和皮肉。

“早就目中无人了。”K说这句话的时候,往后仰了仰,示意一夜暴富的朋友已经开始用鼻孔看人。

K说他曾被一个媒体朋友当面羞辱,不是财富的差距,更多是目中无人的态度和神情。

那位媒体人曾当着K的面吹嘘自己过去一年的收益:“1000万美金早就赚到了,目标是赚1000万ETH。”(当时ETH的价格接近1万人民币一个)

一个媒体人一年的收入,即便算上车马费和投资,一般也不可能超过10万美金。

“百倍收益其实也正常,如果进场早。”K在2017年的账面收益也超过30倍,他说自己账面大几百万的资金还是有的,但相比那些币圈的大佬,他赚的钱根本不好意思拿出手。

“没有百倍以上回报,你都不好意思说自己参加了这一年的行情。”他早年是在机构工作,做过分析师和投资经理,现在是在做自己的区块链项目。

“场外交易很常见,有些项目时间急,而且只接受比特币或者ETH,按照币的市面价格再多收10%~30%,现金、币都可以。”K说,“卖基石份额来钱更快,不仅价格高,有时候还看面子。”

会销就更像传销或者收智商税,拉个线上群,进群前给几万现金,到线下参加活动,每个人实际投资还有抽佣。

即便再山寨的区块链私募活动,都场场爆满,站在台上人的永远是骄傲和自信的。并不知名的讲师用一个接一个的造富神话,刺激着听众们的神经。从李笑来到胡震生,谁最近曝光的新闻多,谁赚的钱多,谁就是今天的主角。

“不能反驳,甚至不能有异议,不然要被请出去。”K笑笑说,如果问台上有几个人知道钱包秘钥、梭哈、梯子这些行话,估计要被轰出去。

在来钱比“卖粉”还快的币圈,衡量财富的标准非常赤裸,打开钱包,谁在吹牛,谁在裸游,一清二楚。

钱包里的数字,是一切傲慢的资本。

02 嫉妒,无处不在的酸楚和最有效的兴奋剂

在这场被凭空制造出来的财富盛宴中,往往还弥漫着一种叫嫉妒的情绪。

“机构也好,个人也好,进门第一件事,就是聊共识机制。”某区块链项目发起人如是告诉潘越飞,“不接受理念,那么您出门左转,有的是人想要参与。”

机构和民众都是社群项目的“接盘侠”,他们不关心技术,他们只在乎回报,他们嫉妒那些比自己,更早看到行情的人,更早得到消息的人,更早入场的人。

触动老F潜心研究区块链,就是一个小小的火花,这还要从一个在他火锅店里的饭局说起。

“我当时不信,叫他现场转几个比特币来看看。”老F回忆着,当天他请几个老朋友吃饭,特意提到了比特币最近非常火,想看看现场朋友的反应。

一个朋友随口就说,自己手里有大几千个比特币,大部分都投到了项目里。

“瞎JB吹牛。”老F说当时自己的直接反应就是讲了这句话,随后他让朋友把钱包打开来看看。

他的朋友打了通电话, 涮完一块羊肉,就把钱包给老F看,里面有200个比特币。

“都是曾经一起喝过酒撸过串的朋友,有些当时还没我混得好,但是现在不太一样了。”老F说。

2周时间,他从最初每笔1万、2万,到后来一笔又一笔的5万、10万,到最近最多的一次投了20万,疯狂地找人找项目。他用手掩着微信的上半部分,给身边的一位女士看着转账记录。

正巧,那位女士手里也有一个朋友的项目,在进行第二阶段的私募,老F便跟着她进了群。

“0.75个ETH,太贵了,我就投基石。”找身边参与区块链项目的朋友要基石的份额,成了现阶段老F认为最靠谱的投资逻辑,入场之后,他已经不再甘心当普通的“韭菜”,他的眼里有更多的嫉妒和欲望。

“炒币还是要跟着大佬混啊。”他的视线停留在左边的另一位朋友身上,即便他们入场的时间可能只差了半年,甚至半年前,这位朋友比老F混得还落魄。

但现在,不管甘心不甘心,他都恭恭敬敬地叫了对方一声,老总。

“他还真敢接。”老F后来说。

“我一个炒币的人,你丫想跟我混什么,投机你懂么?”那位朋友随口回了一句,点起了日本常见的MILD SEVEN,下午3点的光从他背后的玻璃窗斜射进来,让他置身阴影之中。

老F投资的是一家重庆火锅店。

重庆的火锅总是有特别多的辣椒和红油,火锅不停地冒着泡,泡泡从锅底升起,然后形成一个又一个包裹着辣油的气泡,气泡不断变大,然后突然间就破了。随即散发着热气和香味,然后大家一哄而抢,开吃了……

03 暴怒,我只想知道怎么进场赚钱

“挖矿呐?”某次北京回杭的深夜,在咣咣当当的火车上,一位睡下铺的大叔在两节车厢的中间,对一手拿着牛栏山,一手拿着Kindle的潘越飞说。

潘越飞抬头看到,大叔约摸50岁,在厚重的镜片后面,是一双笑眯眯的眼睛,他用袜子包着红棉毛裤的裤脚,正往厕所里走。

3个小时前,这位大叔无意间听见锌财经讨论区块链的选题,便主动用几句话破了冰。

“你能带我认识他们么?”“我想参与他们的项目,或者我也做几个。”以及“那你说我要怎么学习这事情。”

随后便开始要求潘越飞好好讲解这个“听着神秘,却无比赚钱的概念”。


币圈七宗罪:“现在跟她说话,好像妨碍她赚钱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