币圈七宗罪:“现在跟她说话,好像妨碍她赚钱一样”(3)
相关评论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8-02-18 10:02


随后比特币大跌,合作也就断了。

“财富就这样擦肩而过。”X说,当时合办活动,每次他们都送些比特币,那时候觉得没什么用,就直接找朋友卖了。

X拍了一下大腿,又抿了一口桌上的清酒,随后说:“要是一直做留到现在,还创什么业?”

最近他想用区块链做一个高端人群的社交项目。X说,从去年开始,身边不少朋友开始倒着时差盯盘炒币,甚至跳去做区块链团队,更是连工资都不要。

“好像说除了基本工资和日常开销,都投进去了,宁可要代币也不要工资。”X说,现在跟他们提买房什么,他们完全当我是傻X。

但,这不是最夸张的。

“几个朋友,公司都不要了,月流水几十万,甚至百万的,要么做甩手掌柜,要么就索性打包卖了。”X说,之前他找朋友微信导流,对方直接提出,把几个微信号并给自己。

“他哪里还在意这点东西,公司都换了门头了。”X说,对方压根没提过收钱。他以为这是“躺着”挣钱的典范,直到他碰到了圈子里发行、做市商以及交易所。

“来钱真的快,快到你不敢相信。”X说,和3年~4年前不同,那些曾经错过区块链的单身男女,也开始将区块链作为破冰的话题,聊聊最近有没有炒币,或者有什么机会赚钱。

毕竟想靠工作赚这些钱,基本没什么可能,盲从心态被无限放大。

“1000个ETH不过一个微信群。”X补充,对币圈的KOL来说,这并不是什么难事,只是没什么人会去想,到底是谁在做项目,ICO里的人到底知不知道这些项目,甚至知不知道这些钱会去哪里。

X解释,很多技术大咖都不知道自己站了多少个项目,在圈子里这被叫做“云站台”,毕竟白皮书,淘宝花750块钱就能有全套。据说有位技术大神在所有白皮书上的照片,都是某社交网站上扣下来的头像,模糊到看不清正脸。

X说起一个传奇人物,这位技术大咖,手上有小几千个比特币,但依然在一家互联网公司写代码。

“好像说他手里的钱,都够把老板的公司买下好几遍了。”X说,也不知道那些教授和专家,真的拿到钱,还会不会安心写代码。

从前跪着挣钱的人们,如今,想要躺着赚更多的钱。

05 贪婪,巴蛇食象,有命赚钱没命花

有多少人,能够拒绝这样的一夜暴富?上千倍、甚至上万倍的回报率,最初是没有人相信的,直到你身边真正出现了一个这样的人。

老F说:“如果不是我身边出现了这样的人,我也觉得这些都是骗局,但当我进了场,我真的觉得外面的人才是傻x。”

说这话时,旁边的煮水器,不停地冒着泡泡,一刻钟之后,又来了一位以科技作为营销助力的CEO。

“入坑了嘛?”老F率先问。

“我没有买币,但是做了几个链的顾问,这两天发了一个教育的项目。”这位CEO慢条斯理地回答道。

“是这个项目?”老F拿起手机给他看。

CEO接过手机,前后看了大概一分钟,脸上带着一些犹豫,最后还是点了点头,递还了手机。

“你手里有多少份额?有多少能分出来啊?”老F追问,他的眼睛一直没有离开这位CEO。

“这就不说了吧,商业机密。”CEO显得有点局促,随后扯开了话题。

的确,在财富积累面前,大家都积极踊跃,却又羞于启齿。

“有人信就好,毕竟一夜募资5000万美金,谁还认认真真写代码。”K说,之前他的朋友给他看了,某H开头大佬的项目代码,整个代码库就一行字:Hello World。

据说这位H开头的大佬,已经逃到国外,虽然微信朋友圈依然活跃,但短时间内这钱估计还不上了上述出逃的大佬们,并不是个例,还有以研发名义肉身出海的项目,和被一锅端的交易所。

“全世界飞,很多时候是回不来了。”某发行商向锌财经吐槽,这个圈子有多黑,是外人不可想象的。

“从白皮书开始私募、公募,到上交易所发行,最后做市商的市值管理。”这和二级市场割韭菜并没有明显区别,成本无非是7500美金的基金会备案,以及交易所的那一笔费用。

“好像说大的交易所是200万美金,要的狠的还要10%~20%的token。”至于上了之后是破发还是保发,对交易所来说并无太多的意义,涨了把手里的抛售,跌了没什么成本。

最新的行情,据说交易所已经向项目开出1亿的手续费。

“都是空气币,都是垃圾,你别看有些项目有大佬站台,甚至投了钱,但他们真正看区块链都是近半年的事情。”发行商吐槽,别看有的项目风风火火,有大佬站台,不到20分钟就募完上万个ETH,但1年甚至半年前,他们对区块链不过一知半解,转身,就成了比特币早期信仰者。

但是,没赚钱的想着赚钱,赚了钱的想赚更多的钱。

“小伙子干得不错。”想要在矿主聚会上听到之句话,至少过去一年要赚几个亿,1个亿只是入场门票。

据说,背后的大佬们,已经开始参与土地、能源之类的项目,而温州甚至出现了炒币村。

在财富神话面前,不贪婪似乎显得无知。

06 色欲与暴食,拥有财富不代表进入主流

就像《华尔街之狼》的开头,刺激人们不断涌入股票交易市场的,不是一小瓶一小瓶的可卡因,也不是裸露上身的艳舞女郎,而是被卷成卷当做工具的美元。

人需要一些方式,来标榜自己的财富。

“你习惯了这样的涨跌,连抽大麻都不会觉得有快感。”一位区块链资深投资者,同时又是币圈资深玩家的人说道,每天几百万甚至上千万的涨跌,他一点也不在意。

他的房间总是弥漫着淡淡的香气,眼前的烟缸里,尽是残骸和灰烬。7×24小时不停刺激肾上腺素和大脑,人终归是需要放松和休息的。

“据了解,美国有一项针对中500万美金乐透的跟踪调查,据说90%以上的人,活不到3年,或者钱没了,或者人没了。”这位投资人说。

他们需要享受,想要被金字塔尖的人认可。

“很多项目发起人,在ICO融到钱之前都没有进过夜店和会所。”投资人补充,而这些人一旦触碰这些,便停不下来。

据说,他所熟悉的一个项目发起人,已经连续一个月,灯红酒绿,夜夜笙歌。人在那样的环境下,很容易控制不住自己的嘴,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早就被忘记。

“你也不知道那些人是主动消失,还是被动消失。”投资人继续说,虚拟币的交易,仅仅需要一串秘钥,高调炫富之后会带来什么后果,没人可以预测,“这些人都是经不起折磨的,而且币圈人有钱,真要弄点什么事情,太容易。”

他现在出入都有自己的专车,身边还配了保镖,他说:“你账户里有1000个比特币,去日本什么享受不到。”

K回忆道,2年前,自己还在VC工作,当时就知道了小蚁(NEO)的项目,在得知对方要融几百万美金后,K放弃了Case,他发去一条微信:“老哥,你的项目我是投不起了,但是就当交个朋友吧。”

去年夏天,他发来一条微信:“我认为区块链是互联网之后,屌丝逆袭的唯一机会了。”

喝完咖啡,K迎着雪走了出去,赶去见下一个投资人。

《大空头》里有一句话:

赌博和投资之间的那条线是人为的,而且非常细。最稳健的投资也有着一定的赌博性质,而最胆大妄为的投机也具有明显的投资特点。

或许“投资”的最好定义是“赔率对你有利的赌博”。

其实,狼吃羊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曾经吃草的羊,也开始想吃同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