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创业者瑟瑟发抖:信息流之争拉开序幕,谁会革了谁的命?
相关评论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8-02-19 09:01

进入2018年,如果要用一个词来形容内容产业的现状,那就是:风声鹤唳。

大鱼号封禁低俗内容账号达1000多个,今日头条被约谈后招聘内编辑总规模近2000人,微博于1月27日21时至2月3日21时全面整改,并陆续曝出存在刷榜行为的明星,孙红雷、靳东、吴世勋等人纷纷“躺枪”。

除此之外,众多新闻客户端几乎也各有问题爆出。

敲响这一警钟的,不仅仅只有网络监管的收紧,更有用户对于内容泛滥导致低俗化的质疑声。尤以“少儿邪典视频”传入国内、多家平台多有涉及之后,公众对智能算法和“流量为王”思维在内容领域中产生的负面效应,愈加担忧。

监管爆发、舆论质疑,这或许释放了内容产业的一个信号,那就是在走过了吸引流量的红利期之后,内容平台由量转质已然成为下一步竞争的核心。

相应地,这也带来另一个问题,如果说内容分发的新贵曾是流量经济的收割者,那质量为王的下半场的会不会重新对格局进行洗牌?

用户对内容质量的忍耐已至极限

以今日头条为代表的新生代内容平台,曾一度被认为是内容产业走向黄金时代的标志,这是因为个性化推荐改变了用户获取内容的方式,导致智能分发的信息量相比人工分发的内容,多了一个量级,用户更容易获得想要的内容了。

但这却也无形之中形成了一个“信息茧房”,让用户只看到自己需要看的,内容质量反而在其中失去了最重要地位。

即使没有这段时间连番不断的约谈和监管驱动,流量思维下的平台的走向也很容易想象得到:那就是变得越发粗俗,直至彻底引发用户反感抵制,迫使内容平台从流量转向质量。

也就是说,警惕纯算法主导却无视质量的内容分发模式,倒逼内容升级,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如今,监管收紧导致这个过程加速了,但根本原因还是用户需求在改变。

因为算法推荐本身就是根据用户的兴趣建模。如果用户对内容的需求和品味并没有提升,正常情况来讲,只靠监管可能只是治标不治本,很容易付诸东流。

庆幸的是,现在的用户对流量为王的内容分发模式也产生了厌倦。

举个例子,UC的“震惊部”曾堪称“化腐朽为神奇”,一则平淡无奇的新闻,在他们的文笔加工之下,分分钟变成10万+的头条。而物极必反,现在,信息流的用户受众正在发生一种显而易见的变化,那就是,越来越多的人对标题党、低俗内容的传播,开始本能一般的产生一种厌恶的情绪。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用户对于当下无聊低俗内容的忍耐,基本已经达到极限。

加上随着知识界相继提出“认知升级”的概念,以及内容监管日益收紧,内容行业从流量为王向质量为王升级也就成了必然。显然,这是一种多方作用下的结果。

也就是说,内容升级,很大的原因是用户对内容质量的忍耐已至极限,而不仅仅是监管的功劳。

原本收割内容红利的平台要当心变“韭菜”

正如多年来处在风口之上的商业模式,内容产业自从被算法推荐打乱、重组、引至黄金时期之后,也要面临自己的下半场。

更关键的是,头部和底部的app数量增多,而腰部数量整体上缩减,这意味着红利结束后,头部产品正在疯狂而又残酷地收割腰尾部产品的市场。

内容产品自然也免不了受马太效应影响。而且尽管新闻资讯和短视频的使用深度,在所有app中大幅度增强,但随着社交、电商、搜索、安全等各行各业的公司都在主产品里,通过信息流的方式展现新闻资讯或短视频内容,流量本质上还是被分散了,这带来的结果有好有坏。

最明显的例子就是百度和一点资讯。去年7月手机百度发布V9.0版本后,直到12月的这段时间内,手机百度月均使用人次从71.3提升至78.9,使用时长从391.2分钟提升至397.6分钟,而这得益于百度信息流的发力。

而一直有传闻说被百度看重并想要寻求收购的一点资讯,虽一度作为流量经济的成功受益者,可在同类竞品序列中,却从最初的今日头条最强的竞争对手,已经逐渐边缘。

据艾瑞咨询数据显示,去年8月份,只有3480万台设备在使用一点资讯,而使用今日头条的设备则超过了15000万台。而以百家号和信息流进军内容领域的手机百度(现已更名为百度),用户量更是达到了恐怖的7亿。

当前的竞争形势,在优质内容的争夺中或许会被进一步激化,这也是为什么各大平台拉开“补贴大战”的原因所在。

但有个问题是,现在竞争的着力点很大程度上还只局限于扶植内容创作者,其实补充权威新闻来源同等重要。近日,新华社新闻信息内容全系入驻百家号,这是央媒首度与内容平台进行全面战略合作,可想而知会给百度内容分发增添不少的独家新闻报道,这也说明作为巨头,百度信息流已经开始抢先站位内容升级的大潮,准备以收割内容产业的果实了。

决定内容生死的,从来不是算法或技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