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危机时代,网贷行业的困局与展望
相关评论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8-08-03 10:04

P2P当下困境的原因分析

当下的P2P遭遇的绝不是简简单单的流动性危机,而是流动性风险、信用风险、道德风险三方面风险叠加推动的联动性危机。这场危机的应对,既是对网贷行业的沉重考验,也是对监管智慧和应对手腕的考验。放在历史维度,会成为监管应对未来金融大市场更为复杂形势的经典练手case。

我们先看流动性问题。今年上半年,整个金融市场的资金都是趋紧的,可以看到的是,信托等各种理财产品收益率的上行,以及各机构感觉拿钱不宜的吐槽,在P2P行业更是如此。

一方面是29号文发布后,联网资管整顿设置了6.30大限,存量资产限制必须到期清零。部分机构当年为了规避大标上限问题或者满足投资者流动性需求、掩盖坏账的目的多少涉及互联网资产业务,例如本轮暴雷潮比较早出问题的某平台据说80%以上资产都是通过金交所渠道打包设计成理财产品。现在这些金交所被窗口指导了,无法合作了,资金通道断了,线上存量必须消化,对于一些违规平台构成致命性的打击。

另一方面,部分地方执行“双降”(交易规模、贷款余额环比不能出现增长),使得部分平台的逾期、坏账无法通过资金滚动来消化。部分平台的真实坏账率很高,打破刚兑当时就是个死,强行刚兑则可以苟延残喘,通过虚造标的吸纳新进资金则可以借新还旧、掩盖坏账,“双降”使得真实坏账无法在资金滚动中消化,违规平台资金链严重紧张。

我们再来看信用风险问题。而经济承压下,不要说中小微企业了,就算是上市公司,我们都看到了今年上半年的密集违约。部分主打供应链金融、或者直接做小微的平台出现债权项目逾期,客观上说是正常的。供应链金融虽然有核心企业兜底,但最优质的核心企业已经成为银行的客群,这些供应链金融资产也成为银行的领地。P2P围绕的核心企业质量肯定在银行之下,也就注定这个经济金融形势下兜底能力的不足。现在的一些平台小微资产出问题,主要就在于核心企业出了问题,一些平台绑定的核心企业也就几家,一旦有一家核心企业出问题,也是致命的打击。

最后我们看看道德风险。一些P2P平台开展自融或关联交易不是秘密,甚至被网媒披露了,也毫不避讳。先前很多人想不明白为什么一些上市公司会按余额三折入股P2P,现在才知道不是上市公司脑子进水了,而是自己很傻很天真:这些上市公司就是冲着P2P能给自己募来钱呢。由于缺乏监管,行业中部分平台的公司治理沦为笑话,免不了骗子的存在,最近暴雷的投之家背后的卢姓人士就是个诈骗惯犯。

如果三者之一的风险爆发,或者三个风险换个时点爆发,行业的形势还不至于如此恶劣。问题在于三个方面风险集中在备案延期这个点爆发,时点上的敏感性以及三大风险的交叉互动式蔓延,造成了目前行业的困局。

之所会出现当下困局,根源还在于部分P2P背离了信息中介的定位,大搞资金池和自担保,不乏自融和诈骗,正如现在一些专家所言,如果真是监管认可的P2P,不可能出现现在的危机。监管在P2P的性质界定上具有预见性,但可惜很多机构或是主观或是客观因素难以及时转型为信息中介平台。可以说,目前所有非正常退出的平台都不是真正的P2P。

现在市场上的大多数平台基本都面临这个境地:投资人续投减少、要求提前赎回,借款人观望不予及时还款。我们注意到,绝大多数优质平台在这种形势下,密集与投资人、借款人沟通交流,确保借款人还款进度、资产端不出问题,静待行业危机过去;而少部分平台则把化解着力点放在资金端这块,拼命寻找各种资金补窟窿,造成更大的窟窿。我个人期待真正的P2P在本轮风暴中的坚守。

当下行业洗牌的特点

P2P先后历经了几次洗牌,引起广泛关注的是2015年6月牛市破灭后配资平台的密集倒闭、2015年年底e租宝时间后部分平台的消亡,而本轮洗牌,相比较先前的洗牌而言,有如下几个特点值得引起关注:

一是退出平台良莠兼有,不能一棒子打死。这次退出的不单单有定性为非法集资、集资诈骗的平台,还有部分项目标的真实的平台被迫清盘,最可惜的是一些定位服务小微的平台出现逾期,后续估计也举步维艰。

二是退出潮由小平台到大平台蔓延,上一轮暴雷潮中阵亡的除诸如e租宝等诈骗平台外,大多还是小平台,俗称的“野鸡平台”;而本轮从小平台向大平台蔓延,已经阵亡的不乏准头部平台,这些平台对于市场信心的杀伤力还是巨大的。

三是恶性退出平台呈现派系化特点,部分以跑路等方式恶性退出的平台有资本玩家的深入介入。网上有报道控制十余家平台的资本玩家旗下平台密集暴雷,这些平台之间的资金往来错综复杂,一毁俱毁,由于平台数量贡献较多和宣传的联动效应,给公众带来极大的心理冲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