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头的消金战局:蚂蚁帝国初现,京东金融盈利,百度金融一路坎坷
相关评论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8-02-21 10:02

null

在消费金融最火热的两年,巨头们几乎都涌进了消费金融领域。

百度金融苦拓线下场景,却又在一年后收缩,重点布局线上和2B;

蚂蚁金服这两年风头正盛,帝国已成,却和监管摩擦不断,业内诟病不少;

京东金融的消费金融业务开始盈利,并打出“赋能”牌,和传统金融机构合作紧密。

看起来各有领域,却又暗自交锋,追赶凶猛,随时有弯道超车的可能。

2018年,消费金融这片巨头必争之地,战况将更为焦灼……

01 追赶者百度

2015年年底,李彦宏给全公司发了一封邮件,称百度金融服务事业群组(FSG)成立。

百度金融就此诞生。

对比ATJ金融的火热,百度无疑落后,且困难重重。

前三者的数据,要比百度的搜索数据,强得多。

蚂蚁和京东,背靠电商,留存多年电商交易行为数据,且有大量的支付行为;而腾讯,靠着红包奇袭,微信支付也有大量交易数据。

而百度的数据,大多来自搜索,甚至很多都是非实名,如何刻画用户画像?

“据工作期间,检测到百度体系的账号,多达24亿。”据负责过百度安全的相关人员透露,这是因为最开始是非实名注册,且有大量黑产注册账号。

据百度金融的相关负责人陈鑫(化名)透露,在百度金融最早期,就是将百度外卖、糯米、地图等多个场景的数据打通,并将虚假账号清除,尽可能实名化。

其后,再用这些数据,做用户画像。

但即便如此,这些数据依然无法和其他巨头相比。

于是,百度金融制定了一个新的战略——线下场景突围。

null

2016年,百度金融押宝教育分期。

李彦宏曾说背后的原因,是“要让每一个积极向上的年轻人,在发展自己的道路上,不会因为付不起学费而放弃梦想。”

实际上,据陈鑫称,因为很多教育机构都依靠百度导流,“扼住了他们的命门,风控会比较好做”。

“此时,百度金融走了比较激进的一步,为了急速占领市场,采取了代理制度。”据知情人透露,百度金融在全国招聘代理商,迅速攻城掠地。

百度2016年Q4财报显示,“百度有钱花”(百度金融的APP)在教育信贷领域的市场份额已达到75%。

据多位知情人透露,在2016年的年会上,因业绩突出,百度金融的教育培训部门,被授予了公司级大奖。

但从2017年开始,发展过快的负面毒素开始呈现。

多家媒体报道,大量学员在培训机构上当受骗,而为其提供分期服务的百度金融卷入舆论漩涡。

瞬间,百度金融的明星产品走下神坛。

“代理人没有忠诚度的,容易和教育机构勾结。”知情人称,这会出现大量骗贷和纠纷。

而同时,百度金融在家装、医美分期,也和行业的其他玩家一样,都会遭遇骗贷和套现风险。

“回过头来,我觉得百度金融的线下场景布局,是一个失败的策略。”陈鑫称,这是因为,与其苦哈哈花大力去做线下,不如安心做线上借贷。

“即便吃下绝大多数教育分期市场,做到了百亿级别,但比起蚂蚁借呗线上10个月就放款3000亿这样数据,毫无竞争力。”陈鑫称。

BATJ都有巨头优势,他们已很少挽起袖子和底层的创业公司去拼抢,干一些脏活苦活累活了。

某教育分期创业公司的CEO对于百度金融的进场,也颇为惊讶:“他们居然会进入这么一个垂直细分的领域,来和我们竞争。”

无疑,在消费金融领域,百度的发展不如其他巨头,本来试图通过线下弯道超车,结果连连受挫。

“百度金融的下一步弯道超车,应该押宝在技术,比如专注AI就是很成功的策略。”陈鑫称,把区块链、AI等最先进的的技术,运用到金融领域,同样具有想象力,而百度正在这么做。

在2017年下半年,百度金融大概是意识到线下难做,策略开始转移,重点发力在“百度有钱花”的线上借贷部分,并开始做一些服务B端的产品。

2017年,百度金融上演的,是一个曲折中寻找自我的故事。

02 垄断者蚂蚁

《2017胡润大中华区独角兽指数》显示,蚂蚁金服估值已超过4000亿人民币。

蚂蚁金服正在以旁人无法匹敌的速度,快速扩充金融版图。

null

2015年4月,花呗正式上线,吹响了蚂蚁金服布局消金帝国的号角。

随后,花式产品开始上线,相继出现了借呗、天猫分期购、蚂蚁小贷、口碑贷等多个金融产品。

这两年,蚂蚁的数据也确实傲人。

截至2017年6月末,蚂蚁花呗营收14亿元,净利润为10.2亿元。

而另一边,蚂蚁借呗的成绩,也是大满贯。

蚂蚁金服披露数据显示,借呗前三季度净利润高达45亿元。

这样的业绩,已超部分城商行的利润水平。

而同时,蚂蚁金服也拿到了全牌照,且通过投资的方式,几乎触达了金融的所有领域和板块。

媒体将其称为“令人颤抖的超级帝国”。

在这个帝国体系中,2C业务突出,在和2B合作上,却没达到最佳结果。

从成立之初,蚂蚁金服的定位就颇为强势:搅动传统金融的鲶鱼。

“如果银行不改变,我们就改变银行。”2014年,蚂蚁金服成立,马云站在时代浪头前振臂一呼。

以颠覆者形象出现的支付宝和蚂蚁金服,和银行的关系一直有些紧张。

“刚开始不愿意合作,有看不起的心态,后来发现蚂蚁和支付宝的崛起,又有点慌,担心被革命。”某银行的消费金融的负责人称。

而另一边,很多消费金融公司,也不太敢和蚂蚁金服合作。

“蚂蚁的垄断意识很强。”某现金贷平台的负责人韩毅称,早在2016年,芝麻分开放,愿意接入一些现金贷平台,但前提要求是:必须回传数据。

“一个用户过来,最终是否放款、授信了多少、逾期数据等等,都需要回传。”韩毅称,为了保证数据真实,一些平台还要求对接芝麻分的系统。

因此,去年年底,芝麻分收紧,表示年利率超过24%的平台不再接后,业内均认为监管是主要原因。

而另外一个原因,“我们推测,是他们不再需要我们的数据、或是已收集得足够完备了,这就是和巨头合作的悲哀。”韩毅称。

此外,很多小巨头们,也非常担忧和蚂蚁的合作。

“因为你会发现,你做得业务,蚂蚁也会很快布局。”韩毅称,因为蚂蚁帝国业务线是全布局,前一日还是从合作伙伴,后一日就会变成竞争者。

在2015年,陆金所的董事长计葵生在被媒体问到会不会和蚂蚁金服合作的时候,他笑称“不会”。

因为“我们一直想用支付宝,它不给我们用。我猜它也不太想跟我们合作,至少现在。”

好在是,俯视众生的蚂蚁已调整了思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