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玩坏的“租金贷”
相关评论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8-08-30 10:04

长租公寓“涨价潮”的风波还未过去,“租房分期贷”的争议又席卷而来。

8月23日,杭州一家名为鼎家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鼎家”)的长租公寓公司宣布破产。鼎家引发大量租客和房东维权同时,“租金贷”运作模式也随即被诸多媒体曝光,被指称“空手套白狼”。

此前,8月22日晚,一篇名为《为什么中介哄抢租赁房源,因为贩毒都没它来钱快》的自媒体文章被广泛传播。该文斥责“长租公寓涉嫌利用法律盲区侵犯租客和房东的权益,以空手套白狼的形式套取大量贷款资金用于自身发展,把风险转移给房东和租客以及全社会”,并指出长租公寓长此以往有可能出现爆仓危险,一时间引致舆论哗然。

如今面对着混乱的“租金贷”的问题,一些地方的监管部门已经出手。8月23日,北京市住建委表示,针对住房租赁企业违规使用“租房贷”,目前正联合市银监局、市金融局、市税务局等部门调查取证,一旦查实,将从重处罚,联合惩戒。

“租金贷”曾经是被多方叫好的金融产品,为何今天被却推到了备受质疑的尴尬境地?

被隐瞒的“租金贷”

8月20日,鼎家发出通知,称公司因经营不善导致资金断裂,已停止运营;并将引入上海寓团管理公司作为业务承接方,近日与相关业主和租户联系承接事宜。目前,鼎家在公告中预留的咨询电话处于无人接听状态,据媒体报道,在宣布破产以前,其办公室已经人去楼空。

44.jpeg

伴随着鼎家的破产,其颇具争议的“租金贷”运作模式也浮出水面。

“鼎家破产事件”中的受害租客王丽向全天候科技透露,“当初自己在租房时,曾想要押一付三,但是鼎家坚持只能押一付一”,后来王丽才明白,自己实际上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签约了网络贷款,并变相缴纳了相应的利息。

王丽称,在当时签署租房协议的时候,鼎家并未告诉自己这是“贷款协议”,只是要求自己通过银行卡绑定一个名为“51返呗“(现更名为“爱上街”)的APP。“当时想的是只要把房租交了就行,交给谁真的没有仔细追究”,王丽说。

实际上,一旦租客的银行卡跟“51返呗”的APP绑定,租客一年的租金就可以由“51返呗”一次性地付给了鼎家,而租客只需要按月向“51返呗”支付租金和相应的贷款利息即可。

企查查的信息显示,“51返呗”是一家提供金融服务的一站式品质生活平台。用户注册时绑定支付宝账号后,无需抵押,只需芝麻信用分值就可以获得分期贷款额度,消费者除了可以在平台上使用分期服务,还能享受高额的返利。

鼎家破产牵扯出的用户“被贷款”的问题并非个例。早在去年9月,央视财经《经济信息联播》就曝光了一起租房人莫名“被贷款”的案例——一个租客通过中介租的房子由于被大熊公寓收购,在双方重签租房合同时,中介告诉租客要用一个名为“分付君”的App来支付房租。几个月后,租客才发现自己“被贷款”。

去年11月,《成都商报》、《北京青年报》也分别报道过租客租房时“被贷款”的遭遇。在一篇新华网的报道中,蛋壳、相寓也被曝出不告知用户已经办理了租金贷款。

从租金贷产品的逻辑看,其目的是为租客解决租房资金短缺的问题,长租公寓为何要向租客隐瞒贷款的实情?

长租公寓从业者李敏告诉全天候科技,租金贷产品分为两种类型:一种诸如京东白条、花呗这种产品,向租客提供的是小额消费金融贷款,贷款额度仅供租客支付几个月的房租,这种贷款通常是租客知情的情况下办理的。

还有一种是,放贷机构一次性将1年甚至2年的租金打给公寓运营方,由公寓运营方支配使用这笔资金,并承担相应的贷款利息(或者公寓运营方再将利息分摊到房租里最终由租客承担),租客按月向放贷机构支付房租。这种贷款,公寓运营方通常会隐瞒租客。

“这实际上是长租公寓利用租客个人的信誉,为自己获得企业扩张等发展资金,即便不需要租客承担利息,租客也会因担心个人信息被泄露等原因产生抗拒心理”,李敏说,万一公寓运营方卷款跑路,租客很可能面临无房可住、还要继续支付租金的风险。

一组公寓运营方的统计显示,当前租赁市场中,42.2%的租客担心个人隐私泄漏放弃选择租房分期产品,31%的租客因申请办理和后续操作麻烦而放弃租房分期贷。这份统计还指出,当前信用租房业务中发生消费者中间退租的情况后,如何判定责任方并承担违约金缺乏统一标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