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游戏公司有多缺钱?
相关评论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8-10-24 10:02

根据葡萄君近期的调查,目前国内游戏公司最直接的问题不是版号,而是大面积的现金流紧张。甚至一名大厂高层称“周围好些公司现金流都不行了……明年一定很惨,基本上我觉得超过一半熬不过去。”

2018年,游戏公司有多缺钱?

这似乎在情理之中。如今产品投入越来越大,回本难度越来越高,经济环境越来越冷,入场资金越来越少……在种种条件的影响下,2018年的游戏公司,或许将成为最缺钱的一届游戏公司。

产品投入:人才、美术、买量……处处都要钱

最直接的缺钱原因,就是这个行业似乎越来越花钱了。

早在2017年初,天神互动CEO石波涛就告诉葡萄君,3000万的研发成本已经成为打磨一款S级产品的及格线,甚至称在某大厂如果研发经费不到3000万,产品都不予立项。

当时紫龙游戏CEO王一的观点也类似:“现在想在商业化产品里做精品,卡牌游戏的研发成本是2000万起,MMO是4000万起。自研产品如果不达到这个标准,那索性别做自研。”

而在1年半之后的今天,这个数字还在继续抬升。游族CPO(首席产品官)张雷称,现在MMO、SLG等品类“低于3000万几乎做不出用户满意的产品,发行成本还要翻数倍,总体投入基本不少于1亿。”

更残酷的是,许多公司遇到了开发质量上的瓶颈,而提高成本是砸穿壁垒最直接的方法。仅以美术为例,葡萄君曾经在《商业游戏美术成本已超1000万,研发门槛连续飙升,CP砸不起怎么办?》中说过,现在一个商业团队的中大型项目,美术成本大多1000万起步,投入高的甚至要接近2000万。

而且头部产品不断抬升的标准还在催生厂商对美术研发实力的焦虑。彼时《崩坏3》的角色建模已经达到了15000面,如今《闪耀暖暖》的3D建模精度更是飙升至50000面-80000面,可想而知游戏公司对技术美术(TA)人才的饥渴。一名资深猎头告诉葡萄君,某上市公司打算花年薪百万请一名TA总监,然而依旧招不到人。

中小公司的境遇也与之类似。比如魂世界CEO刘哲告诉葡萄君,当一款产品的月流水做到200万-300万,接下来要朝2000万-3000万努力的时候,中小公司往往会发现自己承受不了相应的人才成本:“你招不来质量这么高的人,扛不住这个产品。”

如果再算上IP成本,恐怕没几家游戏公司可以承担几次失败的代价。例如某主打影游联动的公司,2个项目IP+研发的成本超过8000万,但产品上线效果却不够好,这直接造成了研发负责人的黯然离场。

而在研发之外,游戏公司还要投入更加巨大的推广成本。今年4月幻动网络CEO陈光柏曾告诉葡萄君,2018年的买量市场已经进入洗牌阶段,月流水3000万算是做得下去,而1000万以下的买量平台已经活不下去。“今年大家基本利润点都在苹果上面,做安卓都是为了做流水,利润很少,甚至还有亏钱的情况。”

这场买量战役持续了很久。一名华南公司的CEO抱怨,年中一些厂商为了抢量或者资本考量,已经把价格抬到了不理性的程度,他们只能无奈离场,去尝试更轻度的休闲游戏。

虽然现在价格战渐渐平息,买量市场有了一些回归理性的意味,但这不代表买量的成本没有变化。据App Growing的统计,今年Q1网易为投放广告数最多的发行商,旗下29款产品共投放了2304条广告;而Q3仅《梦幻模拟战》一款游戏就投放了6000多条广告。更不用说素材优化师的价格也水涨船高。

2018年,游戏公司有多缺钱?

2018年,游戏公司有多缺钱?

获利维艰:连续成功几乎是伪命题,砸还是不砸?

既然节流如此困难,那开源能否成为一条求生之路?恐怕没有那么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