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家卖房炒币:400万变200万 比特币50天跌幅超六成
相关评论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8-02-28 09:05

2月7日,比特币跌至7300多美元(人民币5万元上下),与2017年12月17日的历史最高点近2万美元相比,跌幅超60%。

2月4日,有媒体报道称,针对境内外ICO和虚拟货币交易,人民银行将采取一系列监管措施,包括取缔相关商业存在,取缔、处置境内外虚拟货币交易平台网站等。这一重大利空消息促使比特币价格暴跌。与此同时,近日币安、CoinEx等多家交易所纷纷表示禁止中国大陆IP访问,一系列变局被业内称为“2.4事件”。

政策监管效应正持续发酵,一名卖房炒币者400万资产大幅缩水变成200万;币圈运营团队也叹息“新币上线就破发”,交易平台愈发锁定海外市场,日本、韩国、新加坡成为寻求新去向。

0 (2).jpg玩家卖房炒币:400万变200万 比特币50天跌幅超六成

# 币圈人人心浮气躁 #

在火币网的实时成交板块上,可以清晰地看到大量数字符号和交易数据持续跳转,红色字样的“卖出”与绿色字样的“买入”交替变更、令人目眩,不断变动的成交页面展示了一个个资产的进进出出,而其背后则代表了资产持有者对行业前景的价值预判和心态沉浮。

在《IT时报》记者加入的一些币圈微信群里,骚动的情绪、复杂的心态交替呈现:有人宣称,300万资产缩水到了140万;有人从比特币12000美元时入场,现在资产近乎腰斩;抄底的呼声此起彼伏,但也不乏快进快出的投机者,寄望在政策风声趋紧的态势下,利用价格的大幅波动“捞一笔”。

一名资深玩家向记者表示,群里越躁动,越是表示大家的不安,每个人都在试探别人的看法,什么时候群里不说话了,那就是入场的时候,因为沉默是金。

在这样的形势下,最纠结的莫过于一位自称卖房买币的玩家,2017年12月中旬,他将浦东的房子卖了400万元投入购买比特币,当时一个比特币价格超10万人民币,并且价格还有上涨势头,彼时业内追望一百万,他买了39个比特币,声称坐等4000万。然而,1月31日,比特币价格暴跌,他亏损了100多万元,到2月2日,比特币跌到每枚5万多元,他的账面资产也从400万元跌至200万元。这样的局面让他倍感压力,直喊心痛,但在微信群里,他依然“自我鼓劲”,坚信价格会反弹。

# 中间层代投团队“不好做” #

此轮暴跌源于业内声称的“2.4事件”,这被普遍对标去年的“9.4政策”。2月4日,央行主办的媒体《金融时报》报道称,针对境内外ICO和虚拟货币交易,人民银行将采取一系列监管措施,包括取缔相关商业存在,取缔、处置境内外虚拟货币交易平台网站等,并声称以后只要发现一家就要关闭一家。

当晚,著名数字货币交易平台CoinEx即宣布,根据中国相关政策法规,CoinEx无法为中国大陆地区用户提供服务,该平台直接屏蔽了中国大陆的IP访问。而在此之前的几天,主流数字货币交易平台币安因被监管部门“叫去喝茶”,也发布公告宣称:“根据中国相关政策法规,币安不再为中国大陆地区用户提供服务。”

0 (3).jpg玩家卖房炒币:400万变200万 比特币50天跌幅超六成

一系列利空消息随即引发行业震荡,数字货币价格纷纷跳水,据一名微信群主向《IT时报》记者提供的数据信息显示,2月5日,比特币价格单日下跌超过13%,ETH单日下跌13.69%、UBTC下跌25.53%、LTC下跌13.82%、ETC下跌14.54%、BTS下跌23.41%、EOS下跌13.45%、QTUM下跌16.75%、HSR下跌14.84%。

一名运营代投的团队负责人韩彬(化名)向《IT时报》记者表示,“目前的政策让我们不好做了”,作为介于机构、基金和散户之间的中间方,韩彬最近感到很大的压力:“一方面,很多新币如spc、rct、leek上线没涨一会儿就破发,价格跌得太大,很多人不敢买,甚至会有恐慌性抛售;另一方面,好的私募项目越来越难拿到,都被大机构和基金包场,要想拿到必须有很强的关系网。”

据韩彬介绍,自从ICO在国内被禁之后,公募基本销声匿迹,但私募却悄然勃兴并形成新的产业链条,项目方对接基金或机构,基金和机构再对接代投运营团队,运营团队再对接散户,环环相扣也层层加码,“目前项目方和机构都越来越谨慎,项目方挑选大机构,机构也不会轻易将代币分发给运营团队,而且越到下游成本越高。”他举例表示,项目方发行一个代币X,发行一亿枚,先把这个币承包给ABCDE五家机构或者基金会,对这五个机构的配币比例是1个以太坊兑15000个X币,项目方会给机构20%的返点,然后机构分发给团队,配币比例则变成1个以太坊兑10000枚X币,到了散户手里,可能配币比例就变成1:7500了,那么这时候,散户的成本价也就是机构方的两倍,“这个行业还是庄家通吃。”韩彬感慨说。

网贷之家CEO石鹏峰分析表示,当监管越来越严格,大规模的公开宣传和推介项目会更容易遭致监管,未来ICO项目团队运营方式可能会更多地转向社群化运营,利用圈子和社群来推介项目。但他同时表示,这种模式很容易演变成类似传销的模式。

区块链行业投资人王青云则告诉记者,一些大型基金大量投资ICO项目,鼓吹区块链革命,为代币发行站台,实际上是助纣为虐,目的无非是想赚取快钱。

# 到海外寻求“新空间” #

“9.4政策”之后,与数字货币相关的ICO平台和交易所大多选择了转向海外,此次“2.4事件”让更多参与方将海外作为寻求生存、谋取发展的新去向,币安的主场将选择日本,火币网也将开拓美日韩,火币集团创始人在2018新年致辞中表示,2018年第一季度,火币韩国以及日本交易平台将正式上线运营;2018年第二季度,火币将在欧洲、北美、澳洲等地区设立运营中心,覆盖全球10个重点区域市场;2018年年底,火币力争通过建立多个本地化运营中心覆盖到全球95%的市场份额的区域市场。

而基于石墨烯区块链的未来交易所系统cybex,对外宣称为“去中心化的加密资产交易所”,其创始人、知名区块链人士龚鸣向《IT时报》记者透露,该交易平台的注册地为新加坡。

据石鹏峰介绍,这些平台只是运作主体(公司)和网站服务器从境内迁到了境外,大部分的团队仍然在国内,而面向的用户大多数依然以大陆用户为主。王青云认为,限制IP的方式,在一定程度上设置了进入门槛,增加了小白们的入场难度。

0 (4).jpg玩家卖房炒币:400万变200万 比特币50天跌幅超六成

国家数据中心节能委员会秘书长吕天文坚持认为,对比特币等虚拟货币的交易及其衍生品的取缔非常必要,不然无法有效阻止非法资金交易和资金无监管外流。对目前的监管舆论,他深表赞同,“如果国家出台进一步的监管举措,将会在很大程度上清除虚拟货币平台或交易所在中国大陆的运营,不论这个平台向谁提供服务,对我国对虚拟货币的取缔将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据悉,目前不仅中国强力监管比特币等数字货币,多国政府都相继宣布加强监管。上周二,韩国决定终结交易匿名制,韩国司法部正准备立法为彻底关闭国内交易所铺平道路;美国金融稳定监管委员会已经针对比特币等虚拟货币成立工作组,以评估其可能带来的负面影响;上周四,印度财政部长强调称,加密货币不是合法货币,政府不会考虑令加密货币合法化;俄罗斯央行方面也表示,允许加密货币交易所的存在看起来有风险。

此外,2月5日,据BBC新闻网报道,英国劳埃德银行集团在数字货币价值急剧下跌之后,禁止客户使用信用卡购买比特币,而此前的2月2日,美国三家大银行花旗银行、摩根大通和美国银行也下了同样的禁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