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众生相:媒体人追逐链圈风口
相关评论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8-04-14 10:07

转眼间,区块链领域的明星以太坊就遭遇了倒春寒。北京时间3月19日凌晨,据Bitfinex平台报价显示,以太坊报466.24美元,24小时跌超20%,创近三个月新低。

这无疑给春节以来延续至今的区块链狂热来了一记当头棒喝。彼时,以太坊被作为区块链技术的成功典型,被形形色色的“3点钟”群到处传颂。但正如新浪科技早前报道,当前的区块链讨论混淆了技术长期发展的展望和ICO下一夜暴富的痴望。与其说它是一个革命性的新风口,不如说更像是一场“韭菜”们的修罗场。

狂热之下,和区块链密切相关的人们,究竟经历了怎样的30天?新浪科技为你展现。

整个采访像是一场又一场的“洗脑”。

当这些新入局区块链的媒体人被问及“为何进圈”时,所有人都对新浪科技反复强调“区块链真正的未来可能会发展成类似Windows,移动的iOS或者安卓的操作系统”,这个操作系统遍布全球,呈分布式,所有人都可以和它互联、交互,所有人都是中心。

确实,当以太坊、智能合约和以太猫游戏出现,不断寻找新方向的人们很自然地联想到,曾经互联网原始时期台式电脑上最简单的游戏,比如俄罗斯方块、弹珠之类,当人们用创新的思路去看这一个小小的苗头,区块链突然成了人们口中,互联网、移动互联网后第三个接替的“大系统”,也成为了大家心中的未来。

而身边一夜暴富的故事更是刺激着人们的神经:“如果一个年赚一千万的人告诉你一个方法,这样做可以每年赚100万,你为什么不信?”耳朵财经潘海祥这样对新浪科技说到。

“追的就是风口,为什么不呢?”

加入“链圈”,把“IT耳朵”转型做“耳朵财经”,在潘海祥看来是“天意”。

“过年的时候,我电脑的硬盘突然损坏了,过去一年跟IT耳朵相关的东西,包括Logo、财务数据、个人合同、股东协议什么的都没有了,天意让我重头再来。”

潘海祥2014年知道比特币,2016年中旬去上海参加IBM活动,采访超级帐本的全球董事,第一次知道区块链。“当时也是记了满满两页纸,最后一篇没写,因为听不懂。就记住一句’在金融、物流、交通等领域可以得到比较好的应用’。”

首次有所动作,是在今年1月24日,潘海祥开了个微信小号,尝试做区块链内容。1月28号,微信号推出“区块链108将”系列文章第一篇。

当时有个“大哥”对潘海祥说,“你All in 区块链,我给你100万。”

潘海祥花了两个小时仔细思考了这件事,决定“All in区块链”,IT耳朵全面转型耳朵财经。

当他向公司宣布这个决定时,得到了团队所有人的反对。“当时大家都认为,我们在慢慢好转,应该继续坚持下去。但是我说,必须转型,给我两个月时间,你们会看清一切。现在大家都认同我的当时决定,他们都觉得我抓住了机会。”

可是当初说要给他一百万的人,最终并没有投钱。虽然如此,潘海祥仍然感谢那位大哥。

潘海祥说自己跟100万有缘,每一个人说给他100万的时候,都是他“人生转折点”。第一个说给他100万的人,喊他来北京创业,潘海祥就把工作辞了来北京创业,后来那一百万没拿到;这一次转型也同样。

“你听没听过那个故事,就是船翻了,一个人在水里持着木头等上帝来救他,然后先后来了三艘船,他都没有上船,说上帝会来救我的,最后他死了见到上帝,上帝说,我已经派船救了你三次了。这两个说给我一百万的人,我认为都是上帝冥冥之中安排人过来告诉我,你该转型了,你该往哪走了。”

找投资时,一位圈内知名投资人建议潘海祥和另一位70后资深媒体人搭伙干活,被他拒绝了。

“我跟70后合作过,不是特别搭配。投资人是好意,想让更厉害有经验的人加入,但是我感觉我比较适合85后吧。这个圈子也是这样,周围都是85到95年之间的。”

那么,转型后的耳朵财经,成了吗?

潘海祥告诉新浪科技,耳朵财经在全国大数据区块链媒体排第四,新榜最新排名第二,科技总榜排第15。他认为,现在的耳朵财经可以称之为“区块链头部媒体”,但是在智能行业,曾经的IT耳朵只能算第二梯队,转型让自己“一下子领先了一个身位”。

至于融资,新浪科技最初与潘海祥约访时,他正动身去上海见投资人;采访时,他看了一眼地上的黑色背包说“快签约了,协议就在那里,但投资人不是上次见的那位”;发稿前夜,耳朵财经推送了数百万天使轮融资的消息。

“链圈瞬息万变,每一天都会有变化”

与潘海祥外放的状态不同,深链财经(以下称深链)的王鹏虽然是92年的,状态看上去却更为老成,微信头像被团队同事集体吐槽像“40岁大叔”,说话风格也呈现“四平八稳”的状态。

王鹏是3个月前开始关注区块链的,自称之前“从未想过创业”,“机缘巧合下”,遇到几个朋友,开始关注区块链,在行业里调查一番后,决定入局。

深链财经三个联合创始人都是新京报记者背景,加上王鹏个人曾经给梅花天使创投吴世春做助理的经历,有助于深链财经在1月底融到1000万人民币的天使轮投资。

深链的办公室设在亮马桥的琨莎中心,“这里风水不错,以前聚美优品就在这个楼下。”

在内容这块,深链主攻区块链深度报道,包括话题性人物,对有问题的公司进行调查报道等等。深链的联合创始人之一朱星曾在新京报做过四年多调查报道记者,在调查报道早已式微的今天,团队领导层有这样的基因已属不易。但4年半的经验也让人感叹,曾经十多年调查报道经验的老记者也不一定做副主编,跟那个时代相比,现在大家着急多了。

“本来我们以为可以轻松拿下这个市场,但是目前来看,因为后面入场的确实太多,导致整个圈内的信息量爆炸式增长,所以你的作品想要出来,就变得更难。”

链圈现在普遍缺人,不管是媒体招记者,还是投资界找人投项目,表现就是“区块链行业的记者,或者是其他人才都会比其他行业的工资会开的高一点”,而且“整个资金流向的主动权也发生了变化。”

在王鹏看来,以前是项目去求着基金,投钱给自己,现在变了,基金求着创业者,希望能得到分额。

“但是最近,这个状态又在慢慢回调,逐渐回调到理性的双向选择的状态,但是这也就证明了整个区块链行业真的是瞬息万变,每一天都会发生新的变化。”

和王鹏、潘海祥相比,86年的佟扬算“资深媒体人”了,曾在网易负责移动互联网频道。对于佟扬来说,追风口是业内常态。

“我们不卖文章,只卖广告位”

身处科技频道多年,比特币售价100元人民币的时候,佟扬就听说过“玩币”,当然,那时的她并没有买。她对“区块链”听说的也比较早,后来因为火币网认识杜均,但真正入圈,是杜均托她给金色财经找媒体记者人才之后的事。

“当时没帮他找到合适的,他就说,那你就过来吧!我当时也是刚辞职,想着那就过来试试吧!其实我个人认为,自己是经历了几个风口的,比如苹果,智能手机,移动互联网,智能硬件,包括后面的人工智能。人生路基本都是在风口里混,那不如早一点进这个风口。”

出身门户的她,把门户的打法和速度也带到了新的媒体东家:早上7点有早班,下午4点到夜里12点是小夜值班,夜里12点到第二天早上7点是大夜值班,网站7*24小时全天无休。如有重要信息疏漏,还会罚款。

佟扬提到,目前网站重点还是圈内消息的快而全,后期网站和App同步走,深度内容也要做起来。

至于外界所说的“卖文章”,佟扬进行了“否认与更正”:“我们没有收币、收费的文章,只有广告位。比如我们写了一篇文章,对方如果觉得好,你可以买我们的广告位,对这篇文章进行推广,我们写文章不收费,卖的是广告位。”

bc76c6838098577_size54_w550_h733.jpeg

那么,这些每天实时关注币圈和链圈动态的人,自己玩币吗?

王鹏和佟扬说自己不太玩币,“做内容比较累,每天到家大概12点多了,就算买了一点放在那儿,也根本没有时间看。”

潘海祥也是同样回答,“买了一万多,现在大概跌到了三千多,基本不怎么看,就在那放着。”

耳朵财经COO大宝也说自己不玩,结果被潘海祥“出卖”了:“他怎么不玩?他之前小玩赚了10万,后来把赚的又投进去,现在又跌了不少。”

金色财经合伙人兼商务总监安鑫鑫已经玩过几年了,他认为在这个圈就要投,好比财经频道的编辑们都炒股,“你只有投进去,才能切身感受到它的变化,跌的时候是真疼啊。”

当被问及,是否像网上写的那样,对区块链有“信仰”时,佟扬的态度能代表大多数:“我觉得说信仰挺扯淡的,只不过是长期相信这个行业而已,认为这项技术会有很好的发展。不管现在是不是有泡沫,甚至说泡沫很大,但是最终,这个技术是会落地的。”

大宝则在采访结束时,语重心长地对新浪科技说:“关于区块链,不管你上不上车,都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