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交移动支付上演三国杀 :支付宝微信二维码,银联NFC
相关评论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8-03-10 09:07

  2017年,腾讯董事会主席马化腾出席的活动屈指可数,用腾讯乘车码在广州搭地铁、在重庆坐过江索道、在合肥乘公交是其中三件。

  公共交通和轨道交通使用频次大于网约车和共享单车之和,是微信支付和支付宝抢滩的重要战场。本质上,腾讯和支付宝抢的是支付的应用场景。支付宝通过电商场景在线上一家独大,微信支付则通过社交支付场景在线下异军突起。在移动支付上,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市场份额此消彼长。公共交通使用频次和餐饮消费相当,是移动支付工具拓展用户数量、获取用户数据的重要场景。

  如同和线下商超的合纵连横,腾讯(微信)和支付宝也在不同城市公交系统跑马圈地。支付宝已经在50多个城市实现乘车码的推广;腾讯乘车码支持城市达46个。

  轨道交通方面,腾讯先声夺人拿下广州地铁。但腾讯在广州地铁的乘车码为试运行状态,仅对10万个用户限量开放,目前多数微信用户无法用乘车码乘坐广州地铁。

  腾讯和支付宝均用了二维码技术。相比之下,NFC效率更高,主要受益主体为银联。微信和支付宝互为竞争对手,银联则是他们共同的敌人。

  腾讯、支付宝圈地

  2017年9月13日,马化腾现身合肥——他出现在这座城市的次数并不多,在公开资料里,这是他2017年唯一一次来到合肥。

  当天,合肥市与腾讯公司代表共同签署了腾讯乘车码、众创空间、AI医疗以及互联网+等一系列合作项目的合作协议。腾讯乘车码显然是腾讯最为看重的项目,马化腾参加了合肥公交合肥通乘车码启用仪式,并在媒体长枪短炮的包围下现场用腾讯乘车码搭乘了合肥公交。

  2017年11月,马化腾出现在广州。当天腾讯公司与广州地铁集团签约,联合宣布了全国首个地铁乘车码在广州的上线试运行。乘客通过“广州地铁乘车码”,将二维码靠近地铁站的闪客峰云闸机,即可扫码入闸乘坐广州地铁。马化腾再次体验了广州地铁乘车码,扫码通过了广州地铁的闸机。

  12月1日,全国首个长江索道乘车码在山城重庆上线。马化腾现身重庆,用乘车码搭乘了长江索道。

  腾讯对乘车码的重视可见一斑。在移动支付智慧交通领域,腾讯提出了“0-1-3-5-7”概念,0公里指停车场无感支付;1公里是共享单车;3公里是腾讯乘车码乘公交;5公里是滴滴打车;7公里是腾讯乘车码乘地铁。

  在移动支付市场,微信支付和支付宝市场份额此消彼涨彼此死磕,双方都在抢占支付场景。2017年年末,蚂蚁金服领投哈罗单车时,一向温和低调的马化腾称“(单车)被当成支付推广工具了,可怜了其余小股东被锁死。”暗指蚂蚁金服投资哈罗单车是为了推广支付工具。

  而在整个大出行中,乘车码使用频次远超共享单车。交通部数据显示,公共交通(公交+地铁)2016年月使用频次为72亿次。第三方机构Questmobile数据显示,共享单车月使用频率为18亿次(2017年9月);滴滴数据显示滴滴打车月使用频率为6亿次(2016年Q2)。这也意味着,乘车码使用频次超过了共享单车和网约车之和。

  按照马化腾的说法,“乘车码所覆盖的公共交通系统,是下一个高频高粘度低额度的交易场景。”获取场景的公司将获取海量用户消费行为轨迹,完成数据的沉淀。

  蚂蚁金服同样攻城略地。2017年12月26日,杭州地铁和蚂蚁金服联合宣布,自12月27日下午5点起,乘客只需在支付宝内领取“杭州地铁乘车码”,就可以在杭州72个地铁站直接扫支付宝二维码入闸乘车,无需再购买实体地铁票。

  腾讯先声夺人拿下广州地铁,但支付宝速度更快,杭州之后再度拿下西安地铁。2018年1月1日起,西安市民直接刷手机App的二维码和使用支付宝扫码就能实现在地铁进出站。

  相比轨道交通,路面交通的推进速度更快也更广。目前为止,腾讯乘车码已经覆盖了46座城市,支付宝乘车码支持城市达50多座。广州、西安等公交,同时支持腾讯和支付宝。

  除了不同城市公交系统外,腾讯和支付宝也注重能力的提升。2017年12月5日,马云出现在上海地铁,体验“动动嘴”买票乘地铁。“动动嘴”主要包含语音购票、刷脸进站、人流监测等三项地铁黑科技,未来乘客只需告诉机器想去的目的地,机器就会自动调用云端的高德地图服务,检索完成并自动出票,全程不过数秒钟。该技术将于2018年覆盖上海主要地铁站。

  2018年2月,腾讯推出了“微信车票”,目前在广州小范围试点。微信车票并非简单的数字和二维码,电子车票本身载有充满广州特色的插画,可向群好友及单个好友赠送,兼具收藏意义。一财科技获悉,“微信车票”名称为马化腾所取。

  二维码还是NF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