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云为什么要进军 IoT?
相关评论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8-04-13 09:06

  一、这是我见过的,胡晓明最成功的一次演讲。

  胡晓明背后,是一张硕大的曲线图。

  那是中国公有云计算的棋盘上,每一位玩家的市场份额。图表最右,阿里云的数值马上超过 50%。

  这张图就这么赤裸裸地停在半空。一瞬间,我有点恍惚。如果中国公有云计算是一家公司,阿里云即将成为“绝对控股股东”;如果中国云计算是“比特币”,阿里云很快可以发起上帝一般的“51%算力攻击”。胡晓明抬起右手,仿佛这一秒,比以往都要长。

  每年,阿里云在全国巡回召开云栖大会,已经成为人们心里的固定节目。这是2018年深圳云栖大会,阿里云“年度巡演”的第一站。

  这位阿里云的总舵手特意找出一张陈年照片。那是2010年,在深圳的“IT领袖峰会”上,BAT 三家掌门聊起云计算。当时的马化腾和李彦宏都不相信这种技术会在近期落地,而马云却以他一贯的狂人姿态高呼一个云的世界就要降临。

  对“IT领袖”最大的暴击,莫过于证明他们的眼光不适合做“领袖”。吃瓜群众爱这样的剧情。

  像是献给过去的八年岁月,胡晓明一口气列举了二十多个阿里云在各行各业的案例,包括贵州浙江政务云、首都机场、中国邮政、中国石化、12306等等,作为电影《该不该上云,上云该上什么云》的大结局。

  正当我准备欣赏片尾字幕的时候,他却没有给现场观众任何喘息,毫无防备地开启了一部续集: 《阿里云要进军 IoT》 。

  目测他的演讲接近一个小时,一个料比一个料猛。如果作为编剧,胡晓明把剧情安排得如此应接不暇,显然有点用药过猛。但他是阿里云总裁,这样的凶猛堪称教科书。

  二、一件疯狂的“小事”,IoT

  IoT 是阿里巴巴集团继电商、金融、物流、云计算后新的主赛道。

  也许是生怕观众们没有接收到准确的信息,胡晓明选用了非常直白的说法。把 IoT 和电商、金融、物流、云计算这样百亿级别的阿里巴巴支柱产业相提并论。

  IoT 在阿里巴巴集团的战略定位,和电商、金融、物流、云计算并列。可谓“含着金钥匙出生”。

  换句话说,就像当年马云打下淘宝江山,平地高楼建起支付宝,冒天下之大不韪投入云计算一样,阿里巴巴要做另一件“疯狂的小事”。

  1、IoT早就躺在我们的想象里

  客观地说,在 ToB 领域,阿里巴巴鲜有失手。用“猛得没边”来形容丝毫不过分。

  但这 IoT 似乎又和以往阿里投入的领域风格迥异。你看,连名字都改英文的了。实际上,这个概念不是太新,而是太旧了。

  你一定知道,IoT 的意思就是物联网(Internet of Things)。胡晓明自嘲,这是一个恨不得十年前就提出来的概念。

  不过在我看来,这哪里是十年前的概念,自从人类有了科幻小说,首先被幻想出来的东西,除去人工智能,就是物联网。

  科幻作家阿西莫夫在1964年纽约世博会上,预言未来将会出现的科技,其中就包括“火星自动探测器”、“机器人”和“自动驾驶汽车”;

  在库布里克的神作《2001太空漫游》中,宇航员使用的手表可以自动获取信息,进行智能决策,这同样是 IoT。

  阿西莫夫(1920-1992),他曾设定了“机器人三大定律”,开启了后世对于机器人的想象。

  要知道,在那个时候,人类刚刚发明计算机;互联网是什么东西,没人知道;所有东西都能联网进行自主决策,更是天方夜谭。

  说了这么多,我只是为了证明,IoT 是根植在我们大脑杏仁核之中的。上帝造人之后,就放手让人们有了自己的悲欢离合。某种程度上说:

  人类和物联网的关系,恰好就像上帝和人的关系。

  因为我们喜欢造物的感觉。

  我想到了《哈尔的移动城堡》,虽然它带有浓浓的蒸汽朋克风,但奇怪的是,它在我的脑海里打下了一个“生命”的烙印。也许这就是上帝造物的感觉。

  2、一个脑洞:IoT 是最后一块拼图

  你可以试一下,晚上和女票吃烛光晚餐的时候,给她解释什么是 IoT,应该会比解释“云计算”难不少。之所以 IoT 如此难解释,是因为它更“反直觉”。

  女票:新闻上说,物联网会改变世界,究竟神马是物联网啊?

  小明:就是把我们常用的冰箱、洗衣机,还有城市的红绿灯、电网水路都联上网。

  女票:把它们联网,听起来并不难啊。

  小明:额。。。是的。

  女票:物联网这么简单,它能改变哪门子世界呢?

  小明:如果交通信号灯联网,就可以智能调节车流;如果家用电器联网,就可以帮你自动买东西、洗衣服;如果工厂设备联网,就可以自动调节生产,提高效率。

  女票:可这些事情,听上去不就是人工智能吗?

  话题进行到这儿,就变得比较难了。很多老湿傅都会在这里翻船,没办法把 IoT 和人工智能区分开来。

  这时,我推荐你打一个比方:

  人工智能就像人的大脑,而 IoT 就像人的神经网络。

  趁着她云里雾里的时候,赶紧举一个例子:(这个例子描述的是剥离了大脑干预之后,纯粹的神经网络如何工作)

  1)在天空中巨大的鸟群里,每一只鸟儿都实时判断自己和四周同伴的距离。这时,它们各自都是一个物联网节点。

  2)这些“节点”并不是简单地收集数据,而是在实时计算,调整自己的飞行姿势。

  3)如果你站在远处,无法分辨每一只鸟儿,只看到黑压压一团。你会相信,自己看到的是一整个拥有智慧的生命。

  鸟群在空中,依靠每个节点的自动调节,跃迁出“智能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