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步和Alphabet诉讼案首日 媒体解读双方立场
相关评论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8-02-10 10:09

  据美国著名科技网站Recode 2月5日报道,优步、Alphabet旗下自动驾驶汽车公司Waymo商业机密诉讼案已于2月5日开庭。两大自动驾驶汽车公司最终对簿公堂。

优步和Alphabet诉讼案首日 媒体解读双方立场

  当天,两个公司分别对评审团做出开庭陈述,标志着这个早已纷乱如麻的法律纠纷开始进入庭审阶段。庭审日仅仅是这场争论的开端,两大公司各执一词,优步称,Waymo的指控毫无理据可言,对他们提出指控只是因为当下他们的竞争对手正在占领市场份额,而他们公司的高端人才却在流失,于是Waymo开始坐不住了。

  而Waymo则称,优步担心自己在自动驾驶汽车市场不敌Waymo,于是挖走了他们公司的前CEO,安东尼•莱万多夫斯基(AnthonyLevandowski),从而窃取Waymo的顶级商业机密。

  莱万多夫斯基离职前从Waymo下载了14,000个文件。这位颇具争议的工程师,5月份遭Uber辞退,在此次庭审中拒绝声辩,这让优步的法律团队感到很被动。

  报道说,双方都坚称对方公司担心会招致打击而隐藏自己的实力。两大公司此次诉讼案中的利益关切点如下:如果优步输了官司,其损失额将达到数百万美元且甚至可能危及其自动驾驶产业继续发展。而对Waymo而言,输官司意味着输名声。Alphabet很少对个人或公司提出指控,这就使得Alphabet此次提出的这起诉讼案的分量又重了不少。

  报道指出,但Waymo这次盯上的恶棍并不是莱万夫斯基,而是优步前CEO卡兰尼克。Waymo的律师将卡兰尼克描述为一位为了胜利不惜一切代价的不择手段的人,对自己公司自动驾驶产业发展的失望导致他跟莱万夫斯基密谋窃取Waymo的商业秘密,想要借此在行业中领先。Waymo律师范霍恩在开庭陈述中说道,“作为优步前CEO,卡兰尼克先生认为取得胜利比遵守法律更重要。”他还说,“我们会提交一些文件,一些优步内部文件,这些文件会告诉你们,优步的CEO 竟然说,‘我们需要窃取他们的代码’。”

  莱万夫斯基和卡兰尼克两人的书信往来中透露出他们在讨论如何不惜一切代价胜出以及寻求捷径。莱万夫斯基说道,“我们需要仔细考虑我们目前的策略从而利用我们所能拿到的资源”,再另一份文件中,他又说,“这就是一场竞赛,我们必须要赢,第二就是最大的输家。”

  纪录还显示,卡兰尼克与优步内部人员讨论收购Otto,这是莱万夫斯基离开谷歌之后创立的的公司,Waymo认为优步通过收购Otto来窃取其商业机密,但优步律师在辩护时进行了反击,认为Waymo讲了一个“有趣的故事”,否认Uber窃取商业机密,并故意使用它开发自动驾驶汽车的指控。他表示,这其中并没有共谋或欺骗。“情况就是这样,”他说。

  而优步则坚称莱万夫斯基下载的文件并没有用到优步的开发中,Waymo声称的专利文件早就已经是公开信息。优步表示,他们唯一做错的一件事就是雇用了莱万夫斯基,且已经因为他在案件中的不合作将其解雇。

  报道认为,但这个声明这似乎没什么价值,因为优步一直在Waymo提起诉讼后三个月才解雇莱万夫斯基。优步提交的证据表明,谷歌高层也认为莱万夫斯基的个人品行有问题,Waymo将问题归咎于莱万夫斯基,会强化优步的观点,即Waymo起诉优步是因为他们想要报复他们失去莱万夫斯基,他们公司的另一位高端人才,这对优步有利。优步的律师提交的证据表示,谷歌内部对解雇莱万夫斯基充满不满与担忧。优步提供的邮件前谷歌自动驾驶项目负责人克里斯•耳穆森(Chris Urmson)的邮件还表明,他在2015年就认为优步目前在自动驾驶上投资很大,他们目前的商业发展井井有条。而且认为优步目前正在雇佣的人才是他之前推荐却没有被采用的。

  报道最后道,陪审团将会决定Waymo提供的证据是否足以证明Uber确实窃取了他们公司的商业机密并将其用在自己公司的自动驾驶技术中。将Waymo描述为一个正处于快速增长期,担心高端人才流失到优步,同时加之对莱万夫斯基个人的不满,可能会让优步说服陪审团相信Wyamo提出诉讼的目的不明。(实习编译:程慧敏 审稿:李宗泽)